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

把几件言论的事情放在一起看

这两天有关社会新闻的消息特别热闹。

首先是周子瑜被举报台独,之后上电视向国民道歉,再往后央视出来打暗语撇清干系。可是在此之前,已经有多家媒体自我封杀了小周及其单位。时间又是台湾大选的敏感时刻。不由得不让人把这个手法和陈水扁时期的两颗子弹联系起来。
又过了两天,最强大脑的电视节目,郭敬明和Dr.魏吵架,小四拂袖而去。一上网,又说,其实还有很多内幕没有爆出来,电视上的东东有失偏颇。
紧接着又冒出来北京三甲医院黄牛霸占挂号资源,遭病患家属严厉斥责。这背后又是一大段社会阴暗面的腹黑。
今天又看到了六小龄童春晚节目遭遇枪毙。毫无例外,背后的东西似乎更加有趣。

站在我爱八卦的角度,这几则故事应该都是跌宕起伏,色彩纷呈的,而且我还没有追出头绪。但是我已经没有了深掘下去的兴趣。因为直觉已经告诉我自己,这几家的事情是追不出名堂了。因为,这些年像这样的事情,从来都是不了了之。

为什么国内的事情总是这个样子?早些日子看的一则节目给了我答案。

一般情况下新闻事件是有几个阶段的:
(1)事件发生
(2)媒体大肆添油加醋进行炒作,事情乱作一团,不可开交,场面十分难看。
(3)社会对当事人对旁观者进行深刻反思、大辩论
(4)正能量开始出现,并开始影响立法、行政,正向的东西得以少许沉淀,整个社会向前进化一小步。

但是,我们的言论管制方法却生生把这个过程给掐死了。即,在进行到第二个阶段的一半时,就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了。一般是有关部门或者有关人员怕事情闹大,要么言论管制了,要么言论自我管制了。整个事情的后半咕噜给掐了。正需要发酵升华的时候,game over了。所以就呈现了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乱七八糟,乌烟瘴气的。

忽然感觉,原来为什么古代有决斗,今日西方有公开辩论。坦诚说我们也有,比如罗永浩大削王思聪。这其实是言论相对自由公开的情况下,终极的意见表达,也是使问题的表征最为接近真像的方法。

我们的文化、国民对此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。

近期又看了一些所谓PPP模式建设政府特许服务的东东,如果我们没有言论的监督,这个东西似乎蛮可怕的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